没有停止使用明火
2020-06-10 23:2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去年12月,阿东将阿定、阿定的哥哥及某燃气公司一起告上良庆区法院,索赔80余万元。

为了让阿东更好地恢复,几个月前,阿东的父亲带着阿东回了新疆老家。可回去后,阿东几乎都呆在家里,不愿出门。只有等到晚上,夜色凝重时,他才会出门走走,透透气。如今亲人只要一提起那次事故,阿东就会突然发火。

事发后,阿东被紧急送往附近的医院治疗。阿东的父母及家人得知消息后,立即从千里之外的新疆赶到南宁照顾阿东。全身除面部伤势较轻外,阿东全身70%面积烧伤,医生数次下达病危通知书。

2012年4月11日上午,阿定将一罐煤气送到大沙田阳光新城一家面馆的厨房里。可气送过去没多久,面馆的人就反映该罐煤气的开关有问题,开不了气。当天上午11时许,阿定又赶回该面馆厨房查看。当时,阿东正在狭小的厨房里用另一个炉灶炒菜。阿定拧了几次涉事煤气罐的开关阀,发现似乎有点滑丝。于是,他伸手拧开减压阀,想准备进一步查找问题。不想,就是这一拧,让快速泄漏的液化气遇上了阿东身前正打开着的明火,一下爆燃,正在炒菜的阿东立马立时变成了一个“火球”。被吓傻了的阿定跑出了厨房,阿东则捂着脸晕倒在地,面馆的人随后冲进厨房,手忙脚乱将阿东抬出厨房,并想法灭火。

阿定比阿东年长5岁,2008年开始在哥哥开设在大沙田的某煤气公司门市部当送气工。每天扛煤气罐、送气,凭的是一身力气,年轻的阿定干得如鱼得水。阿定说,他每月送气的收入能有四五千元。

2月3日下午,阿东被烧伤损害一案一审宣判。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判定:送气工操作不当承担事故全部责任,雇佣他的大沙田某服务部及某燃气公司连带赔偿阿东共计78万多元。阿东的父亲拿到判决书后,脸上却看不到一丝欣喜,“再多的赔偿,也换不来儿子的健康。”他说。

如今,20岁出头的新疆小伙阿东的早晨总是从晚上开始。因为,只有在夜色的掩盖下,他才觉得别人看不到他全身烧伤,驼着背走路的样子。也只有在深夜,他才愿意走出家门呼吸一下自由的空气。而以前的阿东,还是个爱说爱笑、阳光帅气的大男孩。他大老远从新疆来到南宁,在一家面馆当起了厨师,为了自己的梦想努力打拼。他的青春人生,因为2年多前送气工一个不经意的举动——未关闭煤气罐开关便打开了减压阀,被彻底烧毁,这个帅气的小伙子被烧成了二级伤残。

阿东的父亲告诉记者,当阿东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不能行动时,几度崩溃想要自杀。经过3个月的住院治疗,阿东身上的伤口基本好转。2013年5月,为了治疗疤痕畸形,阿东再次住院治疗。

法院认为,根据消防部门的事故认定,阿定在未关闭液化气罐总开关的情况下,拧开减压阀,导致液化气泄漏并引发火灾,致使阿东被烧伤。阿定作为送气工,未尽到对液化气这一危险物所具有的危险性的高度安全注意义务,在更换液化气罐时未告知阿东停止使用明火且操作不当,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。

阿定承认自己有错,可他认为自己只应承担7成责任,阿东则应该承担3成责任,因为阿东在液化气罐维修过程中,没有停止使用明火。某燃气公司则认为,他们对大沙田服务部的经营活动没有进行管理,他们不该为该事故买单。法院委托司法部门鉴定显示,阿东的烧伤已经构成二级伤残。

“出事前,我送气都送了4年多了,从来没有出过事。每次送换气,就那几个步骤,是那个气罐的开关阀滑丝了……”回想起当时的事故,送气工阿定给出了这样的答案。

“希望能尽快拿到赔偿款,我想带儿子出去旅游散散心,希望他能慢慢走出阴影,学会淡忘。”拿到判决书后,阿东的父亲平缓地说。

这次住院治疗耗时7个多月,医生从阿东的大腿上移植皮肤到双臂处,解决了阿东双臂不能伸直的难题。慢慢的,阿东能够活动了,可欢笑却已经远离了他。“不爱说话,不愿见人,整个人变得抑郁了很多。”阿东的父亲说,烧伤后,阿东的体质变差了很多,不能冷不能热,夏天也老是感冒。大夏天里他也要穿长袖、长裤,把自己的皮肤遮盖严实。

法院最终认定,阿东的各项损失为78万余元,扣除阿定及某燃气公司已垫付的近20万元医药费后,服务部及燃气公司还应赔偿阿东58万余元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ukedj.com.cn广西钦州市耗布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ukedj.com.cn版权所有